南阳石佛寺22岁小伙玉器直播带货 月销售额百万元

电商创业 2019-09-23 111 0条评论

南阳市镇平县石佛寺镇,无论是在东棚、西棚两个传统玉石交易市场,还是在“珠宝行业淘宝直播基地”,都能很容易看到忙碌的直播带货者们。他们手持手机,打开摄像头,对着某款玉石产品说个不停。

直播带货,这个在传统玉石交易市场上才兴起不久的销售模式,正在让这个传统小镇沸腾。

故事

22岁小伙玩直播,月销售百万元

22岁的退伍小伙儿张新昂就是镇平县众多直播带货者中的一个。他从2017年3月入行淘宝直播,尝试做玉石销售生意。

“刚开始是我一个人对着手机不停地说,销售一般,可自己觉得好玩儿,就坚持了下来。”张新昂说,直到4月份,有一个粉丝在其淘宝直播店购买了一个价值30万元的翡翠镯子,这让张新昂很兴奋。

据张新昂介绍,自己家本来就做传统的玉石销售生意,尝试直播之后,直播销售额占比高达95%以上。

现在,他和女友默默一起经营着自己的直播工作室,月销售额约100万元。粉丝不断增加,不少客户已经是他的资深粉丝。比如有一位武汉的客户在其直播中陆续购买了400多万元的玉石产品。

对于未来,张新昂很有信心,他计划今年的目标是销售额达到2000万元。

故事

大学教师辞职玩直播,希望打造主播IP

在北京某高校做大学老师的贺贝,在今年辞去大学教师职务,投身直播带货浪潮。

在6月份入驻直播平台后,贺贝把自己和店面、直播间全部打造成了汉式古典风格形象,强化主播IP。

在产品上,她和“走播”、到各家店选货直播的方式不同,全部是自己原创设计,自己加工制作。这让其在直播平台上有很强的辨识度。

据她介绍,虽然起步晚,可其店面销售额在爆发式增长,其中,12月的销售额较11月增长了300%,达到60万元。

除了直播,她的淘宝店铺也销量不错,整个线上销售团队月销售额达200万元以上。

在其所带领的主播队伍中,有电视台主播转型做直播的,也有抛光师转型做起了主播。与玉器行业中“走播”所不同的是,贺贝希望团队的每个主播都是一个强大的IP,形成主播IP+销售的模式。

数据 镇平有约万人进入直播行业,直播基地“双11”销售额近1300万

无疑,直播带货,正在给玉石行业带来动荡。比如正在打破“玉石无价”“一经售出、概不退换”的千年戒律,让玉石价格更加透明。

90后妹子薇薇就是喜欢通过直播平台剁手的“剁手者”之一。在今年11月11日,她第一次尝试在直播平台上购物,当夜购买了四副耳钉、三个手镯,还有两个吊坠,约花费7000元钱。

而通过直播购买玉石饰品的顾客,显然还有更多。位于镇平的真玉天地市场在2016年下半年就已经成立电商孵化基地,并在2017年8月开设了真玉天地的网络直播间,切入直播,尝试新方式拓展市场。之前只筹备了9个网络直播间,很快就不够用了,而直播间的数量一再增长,直播间风格也已升级三次。

2017年8月,镇平玉器市场举办了一次夜市直播,当地人第一次鲜活地感受到直播的力量。今年4月27日,首个“珠宝行业淘宝直播基地”在河南镇平正式挂牌。截至目前,淘宝六大珠宝直播基地,分别位于河南镇平、广东四会、广东揭阳、云南瑞丽、深圳水贝和浙江诸暨。数据显示,淘宝珠宝直播场次每天超过1万场。

而河南南阳镇平县电子商务协会提供的数据则显示,截至2018年12月20日,镇平县玉器整体成交与去年比增长35%。其中线上销售占比55%,与去年相比增长30%。在线上整体成交中,直播带动的成交占到了60%,较去年同期增长10倍。

除此之外,大量的在外务工人员返回镇平,入行直播带货。当地电子商务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,镇平目前从事玉器直播的商家大约1000家,其中参与淘宝直播的占比约达65%。而直播从业者达到3000人,加上客服、服务等人员约1万人。

据河南镇平县电商协会会长、淘宝直播基地负责人满多介绍,自珠宝行业淘宝直播基地成立以来,其基地内销量最高的一天为2018年11月11日,当天总成交额近1300万元。

“经过统计,2018年最受淘宝买家欢迎的和田玉产品分别为和田玉碧玉单圈手串、和田白玉平安扣、和田玉貔貅、守护神吊坠和和田玉手镯。”她说。

观察

带货主播“抢手”,行业争相挖角

火热的销售,也让主播成了企业和品牌店铺争相“挖”的对象。走在镇平,随处可见“急缺直播主播,薪酬面议”的宣传页。

在此处做直播工作室的杜军,就看中了这个商机。他采用招聘主播后再帮助传统玉石市场摊主直播卖货的办法,生意非常兴隆。

他举例说,现在其团队的主播“预定”已经排到了两周之后,直播带货能力强、流量强大的主播在行业中非常抢手。

与杜军采用同样方式、嗅到商机的不只他一人,在珠宝行业淘宝直播基地,二楼几乎一条走廊两边的直播工作室都张贴着主播招聘启事。

“有的主播在做了一段时间主播后,觉得自己上手了,就开始在外面开工作室。”一位直播店铺负责人表示,行业中主播流动频繁,不乏高薪挖角的现象,这也让店铺在人力上很费心神。

同时,直播从业者每天7个小时、对着手机不停地介绍产品,也让从业者觉得枯燥,工作量很大。

贺贝介绍说,之前自己想招聘高校的学生兼职主播,可学生们觉得没有娱乐直播中的“网红”那样光鲜、好玩,做不了多久就不愿意干了。

“人不好留”,这是采访中不少直播店铺品牌吐槽的问题。

何以解忧?目前,不少店家采用了提薪、分酬等办法,以及把直播店铺打造成强大的IP,可“低门槛进入、主播不稳定、专业性主播少”依然是当前玉石直播行业面临的困境。(来源:河南交通广播)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:

作者:shang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anshang.com.cn/post/1558.html发布于 3周前 ( 09-23 13:53 )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南阳万商网